了解公司相关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新闻 >

【第十届|股份有限公司】空客和中航飞机西飞分

时间:2014-11-12  来源:www.everachieve.com  字体大小:【

中新网珠海11月11日电 (郭军 冒韪)第十届“中国航空航天月桂奖”颁奖典礼10日晚在珠海举行,空中客车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飞机分公司(以下简称中航飞机西飞分公司)共同获得第十届“中国航空航天月桂奖”之“携手合作奖”。该奖项表彰空客公司和中航飞机西飞分公司在空客A320系列飞机机翼项目上的密切交流、无间合作和卓越开拓。

本届“中国航空航天月桂奖”由经济院携手中航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中国航空报社、航空周刊集团、中国军工记协联合珠海航展公司、新浪、珠海电视台、民航资源网等共同主办的全行业大奖,是行业内最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奖项。

空客与中航飞机西飞分公司在空客A320机翼领域的合作可以追溯到1999年,合作经过了四个主要阶段,从机翼组件的转包生产逐步过渡到机翼翼盒装配和整机翼的总装、测试和交付。A320系列飞机机翼项目是空客与中国航空工业众多合作项目中技术含量最高的项目之一。与飞机上其他结构相比,机翼结构最为复杂,因此,机翼制造能力对于提升中国航空工业的整体制造水平大有裨益。

空中客车中国公司首席运营官冈萨雷斯在颁奖典礼上表示:“空客和中航飞机西飞分公司的合作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从2014年夏季开始,交付空客总装线的A320系列飞机机翼已经全部由中航飞机西飞分公司设在天津的A320系列飞机机翼总装厂—西飞国际航空制造(天津)有限公司(简称西飞天津)完成总装及测试,完整的机翼通过门到门服务直接交付给对门的空客天津总装厂。此前,尚有部分机翼需要从空客位于布劳顿的工厂运到汉堡港,然后和其他机身大部件一同通过远洋货轮运抵天津,以满足空客天津总装厂每月4架A320系列飞机的生产需求。空客天津总装线所需机翼完全实现国产化是空客天津总装线项目、空客和中国机翼合作项目的一个新里程碑。在合作过程中,双方建立了广泛的互信,为双方今后的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一|西单】金融街或“受累” 老佛爷百货出师不利


踌躇满志回到中国市场的老佛爷百货,开业一年亏损了近2000万。香港时尚零售商I.T集团最新财报显示,截至8月31日的上半财年,老佛爷百货亏损持续扩大,从去年的1070万港元上升至2000万港元。2013年,I.T集团与老佛爷百货分别出资50%,打造拉法耶特百货(中国)有限公司。当年9月28日,老佛爷中国首家门店在正式开幕,该百货位于西单北大街与灵境胡同的交会处,共分六层,总面积逾4.7万平方米,涵盖奢华品牌到品牌。不过目前来看,I.T集团与老佛爷百货的合营公司在华的发展似乎并不顺利。北京老佛爷百货、巴黎老佛爷集团以及香港I.T集团三方均没有回复时代周报记者通过电邮、电话以及香港奥美公关转达而发出的采访请求。I.T集团此前在财报中提及,“在目前艰难的境遇环境下,此合营店要实现扭亏为盈,尚待时日”。时代周报记者同时注意到,北京老佛爷与物业方(,)签订的租赁协议中“租金按抽成”,北京老佛爷的亏损状况或将连累物业方金融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业绩。

  16年后卷土重来,租金按抽成

  北京的老佛爷百货,是老佛爷第二次在中国开店。早在1997年,老佛爷曾在北京(,)附近的一条侧街开过一家店。因为亏损,该店仅维持了一年时间。与北京老佛爷截然不同的是,老佛爷百货在巴黎的门店受到中国人的热烈追捧。据说,老佛爷百货位于奥斯曼大街的商场是除了埃菲尔铁塔之外,最受游客欢迎的巴黎标志性建筑,也是过去10年内世界上最高营业额纪录的保持者,每年接待超过800万游客。中国团“功不可没”,老佛爷近半的销售额来自于亚裔顾客,而中国顾客在其中排名第一。这或许也是老佛爷百货对中国市场“念念不忘”的原因。

 去年9月份开张的北京老佛爷百货,原是老佛爷集团在中国大陆市场卷土重来之举。根据时代周报记者独家获得的消息显示,实际上早在2007年老佛爷集团与I.T集团已经一拍即合,该项老佛爷百货进军中国大陆市场计划准备了超过五年。根据VerdictResearch的一份研究报告,老佛爷百货方面也曾考虑过以特许经营的方式进入中国。不过最终因为较高的项目预期回报率,还是采取了合资运营的形式。其操作方式是老佛爷集团与I.T集团首先分别出资50%在香港注册成立了巴黎老佛爷百货(中国) 有限公司,后者独资于2011年在北京成立了拉法耶特百货(中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500万美元。I.TChina董事总经理陈惠军为该合资公司法人代表。新店开业时,老佛爷国际推广部负责人ThierryVannier曾透露:“接下来5年,我们预计将在中国大陆开16家分店。”一年多过去了,未有关于增加店面的消息落实,反而北京店的盈利情况成为问题。

 根据此前I.T集团财报,2013年I.T集团在中国大陆市场零售业务经营亏损为1400万港元,其中从2013年10月开始运营的合资公司,到2014年2月28日的短短5个月,已经亏损了1070万港元。而目前,I.T集团中国大陆业务扭亏为盈实现经营溢利3000万港元,但合营公司亏损面持续扩大至86.92%。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北京老佛爷的亏损状况或将连累物业方金融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业绩。早在2010年,香港I.T、老佛爷与北京的金融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就签订了物业租赁合同,巴黎老佛爷百货(中国)有限公司承租了金融街西单广场项目(又名金融街美晟项目)的全部商业部分。根据金融街当年发布的公告显示,租赁期限为自正式开业日起20年。而根据今年1月金融街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披露的信息显示,该项长期租赁合同,规定了租金按照抽成方式收取,因此与老佛爷百货经营情况相关。时代周报记者查阅金融街2013年年报、2014年半年报发现,老佛爷百货所租赁的北京西单美晟广场(商业)收入分别为523万、1173万元。与之相似体量的金融街购物中心收入则分别为24363万元、11929万元。

  “买手制”与国情迥异

  “老佛爷百货第一年亏损是很正常的,高端百货或者购物中心,三年内达到盈利已经很不错了,极少数能够在当年第一年做到基本平衡或者盈利。”在星球零售(PlanetRetail)分析师邱裕君看来,前期大量投入的人力、物力,以及与新市场的磨合等诸多因素都会成为北京老佛爷百货亏损的原因。而相比较亏损本身,老佛爷百货能否找寻到中国大陆市场的盈利模式才是当前最严峻的问题。邱裕君认为,中国市场带给北京老佛爷百货的最大的挑战,或许还要归咎于老佛爷百货最引以为傲的买手制。据了解,目前位于西单北大街与灵境胡同交会处的老佛爷百货,分上下六层。店内售卖的品牌超过500个,其中300多个独家品牌是老佛爷买手团队从全球采购而来,价格在数百元到上万元不等。商场一层留给了与之合作的I.T集团,后者引进了包括YvesSaint Laurent、BottegaVeneta在内的奢侈品牌。这一模式,与目前国内的百货业截然不同。“国内的百货其实属于二房东,他们只是一家店一家店做招商,然后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品牌搭配得好,大家都卖得好,房租收得贵,然后再抽取一部分提成。所以你看每一家百货,基本上80%以上的牌子是重复的。而国外的百货属于买手制,它里边的牌子只有少数属于比较大的品牌。”邱裕君说,“对绝大多数中国消费者来说,大家其实对时尚这个东西大部分还停留在拼命跟风这个阶段,现在还不到追求个性化的时候。”而中国市场的这一差异,直接导致了尽管诸多外资百货虎视眈眈,却少有真正进入中国市场的“实验者”。

  邱裕君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前几年传言说梅西百货要来中国开店,最终还是选择放弃就是这个原因,主要就是因为中国的消费者还没有接受国外的百货形式。中国的百货还是停留在认品牌大过于认可质量这一个阶段。”而实际上,16年前老佛爷百货撤离中国,业内分析原因也非简单的经营不善,而是与市场成熟度相关。“开拓一个新市场,前一年两年三年亏损是很正常的,当年老佛爷百货走是因为他们找不到自己的盈利模式。他们算下来、看下来,找不到自己什么地方可以盈利,不是说因为亏损他们才撤离的。他对这个市场不了解,或者说他没有信心了。”邱裕君说。而在邱裕君看来,老佛爷百货此番卷土重来,能否找到真正适合中国市场的盈利模式,或将成为其是否“重蹈覆辙”的关键。


【但他|陈某】企业破产了 涌来一批债主都是真的吗


温州中院29招打击逃废债行为

通讯员 温萱

本报驻温州记者 甘凌峰

先把钱转移出去,然后宣告破产,一屁股的债就不用还了。

近年来,受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局部金融风波的影响,企业倒闭屡见不鲜。在这些倒闭的企业里,也有为了逃债,浑水摸鱼的。

去年至今,温州法院共受理破产案件301件,审结218件,分别占全省法院的50.76%和54.36%。这些案件的审结,维护了3339名债权人的权益,化解不良资产33.58亿元。

据温州中院副院长陈有为介绍,在司法实践中,他们发现一个现象:部分企业钻空子,大肆转移企业财产,“到宣告破产时企业已成为一个"空壳"”。

利用破产程序进行逃废债的手段五花八门,比如混同公私财产、违规分红、虚假交易、个别清偿等。

陈有为表示,现行企业破产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为了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促进市场公平竞争,亟须出台防范和打击逃废债的操作规则。

昨天上午,温州中院出台《关于在审理企业破产案件中防止逃废债行为的会议纪要》,通过29条措施打击“逃废债”。

《纪要》分29条,从立案、监督、执行、责任追究等多个方面,来预防和处理破产案件中的“逃废债”行为。

有“逃债”嫌疑的

将驳回破产申请

一家企业破产了,涌来一批债主,这些债主都是真的吗?尤其存在直接或间接控制关系的关联企业,债权很容易造假。在立案时,必须火眼金睛,严格审查。

审查过程中,如果发现债务企业有巨额财产下落不明且不能合理解释财产去向,或者先剥离企业资产另组企业再申请破产等行为的,将驳回破产申请。

指定管理人可申请调查令

在破产案件的审理中,法院会指定一个管理人,处理相关事项,比如律师事务所。

但管理人没有强制权,如果遇到债务人不配合等困难,往往束手无策,影响案件的推进。

《纪要》创新性提出,管理人可向法院申请调查函、调查令,法院应及时出具。

管理人是否勤勉作为考核指标

管理人是由竞争方式产生的。《纪要》规定,管理人追查逃废债行为的勤勉程度列为法院对管理人业绩考核的重要指标。业绩突出的,在下次的竞争中可获加分。

7类行为可予撤销

在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1年内,债务人的5种行为可予以撤销: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交易、对他人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及放弃债权等。

在破产申请前半年内,有2种行为可撤销:对个别债权人进行偏颇性清偿的;和债权人恶意串通,经诉讼、仲裁、执行程序对债权人进行个别清偿的。

首创债权人公告告知制度

有债权人来告企业,要求还钱。但法院发现该企业资产根本不够还,或者表面上没钱。

这时,法院将发布公告,引导所有债权人一起提出破产申请。这样做的好处,一方面不用一个个地告,节约司法资源,另一方面,进入破产程序后可以追查企业所有资产。

逃废债嫌疑人限制出境

对涉嫌逃废债的主要责任人,法院可采取传唤、罚款、限制出境等强制措施。

如果企业主要负责人不移交相关材料、账册,严重影响了破产程序的进行,那么除了现有的企业资产,债权人还可以向企业主要负责人索赔。

温州很多企业都是家族式的,公司的钱还是个人的钱很难分清楚。公私财产混同时,经债权人会议决议通过,可将“企业股东及高管”的财产一起并进来处置。

逃废债部分典型案例:

破产前把钱还给身份不明的人

2012年9月26日,龙湾法院裁定奥昌公司重整,不久该公司宣告破产。

但审计时发现,奥昌公司在重整前的3个月内,先后多次还钱给一个名叫“丁建国”的人,共331万余元。

但这个“丁建国”在公安人口信息系统里根本查不到。照理讲,奥昌公司老板张某应该跟“丁建国”很熟,但他竟然也提供不了“丁建国”的身份信息。

温州中院判决,不仅老板张某要把这笔钱还给公司,财务主管郑某没有尽到核实义务,也要承担共同赔偿责任。

破产前把资产抵押出去

2011年7月,瑞安的长城厂向某银行贷了几笔款,并签订了715万元的抵押合同。

去年5月,长城厂被破产清算。但就在破产前2个月,长城厂和该银行竟然又补签了一份1085万元的抵押合同。抵押物的价值因此提高到了1800万元。

瑞安法院认为,当事人去年补签合同明显存在主观恶意,想让其他债权人不能公平受偿,因此该合同应予撤销。

销毁公司账本

瑞安的生活秀集团主打服装,曾辉煌一时。2012年10月,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其间,法院发现该公司财务混乱。生活秀曾向银行借款6000多万元,但不知去向。更严重的是,该公司存在私设账外账的行为。法院要求公司法人陈某提交账外账和会计凭证,但他迟迟不交,说是被大火烧毁了。

根据证据,该公司的账外账和会计凭证是被故意销毁或隐匿的。因此,法院判决,陈某构成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10万元。